读书 2014年09期刊 听说北大要燕京书院

听说北大要搞燕京书院之际假设我办燕京书院dush201409-l假设我办燕京书院

说“假设”,即是不可能的意思。已然没有这种可能性,为何还要如此自作多情?由于不当家,不知柴米油盐贵。相对来说,批判痛快淋漓,建造则艰难得多。那就换一个视点,假设我是北大校长,正雄心勃勃地推动很有挑战性的“燕京书院”计划,应当怎么做?不提“战…
从燕京书院想起的

“变革”曾经是个好词。好词是不能对立的,也没人对立。 当“变革”仍是个嫩芽时,咱们曾天真地认为,贪腐的存在是由于“变革”不彻底,但当如此之多的蛀虫不断以“变革”的名义腐蚀这个国家,乃至把“变革”当贪腐的别号时,这个词已不再神圣。 如今,盖房…
“燕京”本无事

听说北大搞燕京书院,没啥感受,各高校都心仪这类项目。后读北大教授顶峰枫《谁的“燕京书院”?》,两个发问让人联想起一些题外话来。“北大自北大,燕京自燕京”(引自高文),一个自清朝建校,便是国立京师大书院,另一个是私立美国长老会的教会大学,北大…
国际化的歧路

在北大燕京书院的计划里,“国际化”是一个被重复提及的关键字。它融手法与意图于一身,既是变革大纲—“面向全球青年高手”,接收百分之六十五的外国学生,英文教育,住宿式学院,核算对比“哈佛大学的标准”……又是抱负规划和完成后的状态,用时尚的话说,…
善待前史:俄国 平常中的「苏联」

咱们说俄国人善待前史,好像很难了解。俄罗斯帝国—苏联—后苏联不仅是改朝换代,还关乎政治制度、社会发展方向和疆域等剧变。尤其是从苏联到后苏联,苏共统治完毕、杜马替代苏维埃表现真实的议会功用、对立派合法化、媒体自由言论等等,以及“独立台”、《独…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