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小说月刊 2014-09》别动我的女人

xska201409
第三只眼看文坛
抄袭是最隆重的赞美。 ——某网络作家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这话说的,让人无语。小编呐喊请愿:大家都去赞美他吧! 我想无论是写作还是人生,正确的出发点都是走进窄门。不要被宽阔的大门所迷惑,因为那里面的路并没有多长。 ——郭敬明终于说出了一句比他…
畅销主义·给中国文学疗伤
《第七天》:万幸,他们还没来得及死去
我真的被《第七天》感动了。 虽然是在一片争议甚至是骂声中开始阅读的,但之前的所有想象和假设并没有霸占我的感受。从开篇第一段话开始,我就被那种冷澈绝望的忧伤紧紧地攫住了。但止于此的阅读感受,却成为作品遭诟病的重点。 有人说这次的余华除了给读者…
《云端三公尺》:下一个天亮,谁在等你
记得在冯小刚的电影中有一句蛮经典的台词,说“人生就是一场修行”,而我在耿帅先生的感人力作《云端三公尺》中看到的却是爱情在这场修行中温郁的幸福。所以,读他的文字你不得不带着幻想,幻想人生还原你一个怎样的模样。 这是一场温婉的爱情故事,藏在云端…
头题·特别推荐
张牙舞爪
张玉青是那种死了都会张牙舞爪的女人,这一点连她自己都深信不疑。 许多人断言,以她的脾性,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跟她过得长久。当然在这句话里,任何一个男人是打了引号的,泛指的是有血性的男人,许多人这几个字也是打了引号的,泛指跟张玉青打过交道的女人…
专栏·三人行
蝼蚁
婴儿就在他们的头顶上疯狂地号哭,他们却无能为力。 他们的头顶上还有士兵,荷枪实弹的士兵。抽着烟,看着婴儿,手指不离扳机。 士兵知道附近肯定有人,这里的人们,绝不可能丢下一个婴儿。 士兵在两小时以前袭击了村子,村人们多被击毙,只有他们躲进地下…
国恨
老婆不要,房子也要盖好,檀椽一律用红松。 在中田远眉看来,满洲的树木就像韭菜,不割就长不出新的来。 给他盖房的是中国村民老张,开拓团没来之前,老张吃百家饭,谁家做个碗橱、柜子,竖个房架子,都找老张。但是他们来了之后,老张就成了他们的专职木工…
飞镖
1 我爷爷寿终正寝,享年93岁。 走时,一脸安详,眉宇之间凝聚着一股英气。 三个月后,我和我爸爸翻盖了我爷爷居住的房子。在爷爷曾经住的土炕下,挖出一枚飞镖。 飞镖铜质,长足半尺,尖有三角,角角锋利。曾经的光芒,已被流逝的岁月遮盖,而今呈青灰…
官场
给副局长拉票
局里二科科长外调,空出了一个科长的位子。 李卫想坐那个位子,刘四是他的死党。刘四说,李哥,这位子非你莫属。李卫想了想,说,不一定,冯飞的希望肯定比我大。刘四说,李哥,你多虑了吧。李卫说,不信你看。 竞聘二科科长的候选名单上,果然,冯飞排名第…
这回是真的
常委会才开不久,便进来几个人——蓝裤子白衬衫,一脸严肃。其中一个说:“暂停一下。”另一个则说:“我们是纪检的。” 常委们一听,知道有人要被带走,但带谁走纪检的人没说,只是看看这个、瞅瞅那个。 会场里鸦雀无声,只听得到空调响。在场的常委都吓坏…
千万不要给我祝寿
万局长出了一趟差。 原先每次出差回来,都会带一些当地土特产,发给单位的同事品尝,万局长是挺大方的领导。可这次,万局长却是空手回来的,不但没带东西,而且看得出来心情不是太好。 不过,虽然心情不好,但工作还是要做的。万局长将办公室的小于主任叫了…
小毛病
酒桌上,刘乡长的官儿最小,但他最活跃。一会儿和李县长称兄道弟,一会儿和财政局长比个头儿,一会儿拍着土地局长的肩膀叫老铁,甚至还称呼纪委刘书记“一家子”。 这些人都是他的哥们儿,在酒场上,他们不论官位高低、年龄大小,都以兄弟相称,这种深情厚谊…
局长办公室的防盗门
他上班没多久,就被分配了一项任务,整理每天收到的文件,送给局长去签阅。局长的办公室在三楼,非常容易识别,因为只有这间办公室装着沉重的防盗门。 每天,根据文件需要处理的缓急程度,他总要从一楼往三楼跑好几趟,他倒不怕跑腿,怕的是,有很多次,他明…
向一条狗致敬
我是个退伍兵,在部队养成了爱敬礼的习惯。没想到习惯成自然,退伍了还是改不掉这个“毛病”,时不时啪啪地敬礼,欲罢不能。 被分到城建局,不是意外。那天,父亲领着没人愿意接收的我,带着转业手续,走进了郝局长城郊的别墅。 一阵寒暄过后,父亲一面向郝…
生存
顶缸
如果不是媒人催得急,翟老汉是不会进村主任保柱家门的。 翟老汉的儿子在邻村说了一门亲。那天跟儿子见面时,翟老汉见过,闺女生得花一般。媒人也说,这闺女看上你家儿子,那是你家上辈子积下的德。翟老汉很高兴,自己的儿子都快三十了,他正为儿子的婚事挠头…
爱的狙击
从亚速海上空飘过来的雾气,浓浓的,飘了一晚上,也没能将硝烟的味道稀释。 滚滚升腾的黑烟让他感到窒息,那种轮胎烧焦的气味不断刺激着眼和鼻,令他无法好好休整。 坐在屋顶,背靠残壁,怀抱一只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闭目养神,等待天亮,等待反政府军出现。…
殡仪馆里的笑声
新一届诗歌大赛评奖揭晓,一位陌生作者以一首《叩问生命》震撼了所有评委,金奖得主非他莫属!媒体称他是诗坛杀出的一匹黑马,黑马笔名——孤独求索。 颁奖典礼很隆重,大家翘首以待孤独求索的身影。当主持人宣布请金奖得主孤独求索上台领奖时,台上台下所有…
别动我的女人
吴兴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爬上高速公路了。 虽然身边时有飞速行驶来去一溜烟的车子,但吴兴却没有半点提心吊胆的感觉,这让他有种得意忘形的嚣张。 路大概有七八米高,几十米宽,河边通到路上的陡坡是用水泥砌的,很光滑,并且用血红的油漆写着“不得随意攀登…
陈瞎子
八里铺的老陈家,人丁不旺,世代单传,且都是瞎子。 到了陈光明这一代,情况终于有了逆转。陈光明一生下来,两只眼睛又大又亮,扑闪扑闪,像两颗黑葡萄。瞎爹高兴,就给他取了陈光明这个名字。 陈光明改写了家族的历史,爹娘更对他自是宠爱有加,陈光明要月…

早该吃罢晌午饭的时候了,金平两口子还在屋前的大朴树下席地而坐,他们习惯于在这里吃饭,这里一眼便可瞧见地里的庄稼,又能快速捕捉村里村外发生的新闻。 两口子把饭碗搁在一边,妻抱着孩子喂奶,金平把一只鞋脱下来垫屁股底下当板凳,脱鞋的脚便熟练地放在…
刘泷小小说二题
追杀 经过在荒原里半年的追逐,左边终于将罗宇围困在了半面山上。 这次追杀,左边准备得相当充分,他预备了足够多的饮用水、干粮和手枪子弹。 他决心要亲手将罗宇处决,为死去的爸爸、妈妈和姐姐复仇! 爸爸左又及是游击队的队长,一次,他下山给游击队筹…
麦子杀狗
在外打工的麦子突然在天黑时分回来了。 麦子搂着媳妇的腰说:“我想吃狗肉。” “家里哪儿来的狗肉?”媳妇缠着麦子的颈。 “家里不是有只狗吗?” “你要杀狗?” “嗯。” “请胡屠夫?” “不,我自己。” “吹牛,杀鸡都害怕,还想杀狗?” “不…
肉盒子
一到下午第三堂课,他就会开始想象校门口肉盒子的味道。 他喜欢先在周围一圈油亮的白皮上咬一小口,啜饮里头热烫香麻的肉汁,再稍微大口地含住肉盒子上下两面焦黄的底,咔嚓一声,咬进肉馅,胡椒、孜然、姜、葱、蒜,各式香辛料从粉红色的肉馅中奔腾而起,冲…
桃子
桃子当局长了。 消息像春风吹绿的劲草,长了翅膀一样呼啦啦地就刮到了桃子老家那封闭的山村。 漫山遍野的桃子坐满树丫的时节,桃子就出生在这个小山村。她在小山村念了小学,又念完中学,然后便走出了山村,在宾馆谋得了做服务员的差事…… 说起桃子去县城…
微笑不如哭
潘娃是全村人的骄傲,一年前考入了航空学校,再有两年就毕业成为空姐了。 她目前所学的主要课程是“微笑运动”。对学生们进行礼仪训练的老师非常严厉,在刚批评得你满是委屈的时候,会突然要求你微笑。而且这种不符合逻辑的微笑动作必须做到切换自如。 潘娃…
配方
春梅,接电话! 隔壁公用电话亭的老板娘一吆喝,春梅就知道祥军又来电话了。 祥军是春梅的老公,去北京打工没多久。一个人在外头孤单,便隔三岔五地给春梅打电话。 春梅为了照顾年幼的女儿,独自留守在乡下,鸡脖子抻成了鹅脖子,天天盼着祥军打回来的电话…
旧味
乡村狗事
小寒奋战了一宿,也没把他卖玉米得的钱从麻将桌上赢回来,反而把借来的三百块钱也输了进去。小寒觉得自己的手气真是不好,垂头丧气地往家走。 路过国胜家的时候,他家的狼狗不知发什么疯,突然冲出门来。小寒撒腿就跑,却没跑过狼狗,腿上被狼狗狠狠地咬了一…
牧驴图
送给县令的东西,原封不动地被退了回来。 管家望着眼前花花绿绿的礼盒,眉间愁出了个“川”字。 怎么办呢?新县令上任不久,为人小心谨慎,请吃饭不去,送东西又不要。老街是鲁中南有名的油料集散地,号称油都。本地油商独霸一方,十分排外,靠不上县令这棵…
尼龙袜
腊月初八,该吃“腊八饭”了,可盼盼家的年货都还没有着落。这天,寡母对九岁的盼盼说:“盼盼,明天你起个早,我们去买猪脑壳,过年。” “要得!”盼盼答应得很爽快,猪脑壳肉是他梦寐以求的美食。 第二天天不亮,三点多不到四点的时候,母亲就喊盼盼了。…
醒俗
打架
我打小就害怕和别人打架,确切地说,不是怕打不过别人而吃亏,而是怕回家被我爹往死里揍。 我爹虽是俺们学校的校长,算是文化人,可是打起自己的儿子来才不管自己风不风度。只要我跟人打架,晚上回家肯定是削光了的竹板、蘸了水的藤条,一股脑儿地飞向我的屁…
失踪的樱桃
葫芦峪村的支书田干天不明就来到了大队部,今天有上级领导要来村里检查工作。 葫芦峪是一个坐落于深山里的小村庄,过去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,老百姓出行全靠一双腿踏出路。自从前几年县里实施了村村通路工程以后,才修了一条仅够跑开一辆车的公路勉强通到村…
老者之悟
“各位乘客,注意看管好自己的物品。”售票员似乎觉察到了什么,对乘客提醒道。 “大家确实要提高警惕!听说城里有个扒窃高手,叫一站七,这家伙坐一站路,可以接连偷盗七个人,还神不知鬼不觉的。”中年汉子伸了伸脖子,接过售票员的话茬儿,对身旁的一个老…
乔迁
老林在村里包了几垧地,日子过得不错。可最近上面有了政策,鼓励“退耕还林”。 村里人一看补助款不少,纷纷退了耕地,手里有钱,又没地可种了,有人干脆在城郊附近买了房子,享清福去了。 老林也动了心,儿子小林在城里的“为民建筑公司”上班,自己只有这…
说谎大赛
噩梦的降临,缘于我参加的一次说谎大赛。 我们这个小城,每年都要举办一次说谎大赛,谁的谎言说得像真的一样,谁就能获得冠军。我是一个谎言大赛的忠实追随者,每年都参加比赛,但谎言一出口,就被评委们当众揭穿了,落得灰溜溜的,观众还哄堂大笑。但这一次…

李维伦混得落魄,却也识得几个字。 有一天,李维伦出去办事,走到邻村时,下起了大雨。 好在李维伦带了伞,这把伞的伞沿很低,撑开后就像一只罩子一样把人罩在大雨之外,但一走起来就会溅落一身。李维伦没走,撑着伞等雨停。 雨泼天洒地的,好在没下太久便…
谁最惨
A1班同学聚会上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尽情聊着30年前的学习生活,兴致高昂。 A1班是当年的“火箭班”,学生自然都是优中选优选拔出来的,毕业多年,他们一个个混得春风得意,不是权力大,就是票子多,要么就是老婆特漂亮。 大家都尽情地夸耀着自己生活如…
水清清
一条水流丰沛的河横亘在面前,河流清澈地照见了老甄落魄的身影,让他讶然地弯下腰,认真打量起自己。 水中的老甄胡茬儿密布,眼睛红肿突出。他已记不清有多久未刮过胡子、多久未拾掇过自己了,这全因心中的那个梦——渴望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水,可以尽兴地游个…
领导今天送温暖
村长带领一帮人满脸堆笑、点头哈腰地打开车门,一阵寒风吹过来,乡长刚走出车门,就打了个哆嗦,村长忙说:“乡长,外面太冷了,您就别下车了。”乡长冲他摆了摆手。 早已等候在会场上的人群响起热烈的掌声、鞭炮声,村长看到乡长盯着会场上方悬挂的大红横幅…
瞎子算命
瞎子稳稳地坐在椅子上,拐杖和报命铜锣放在桌子上,脸直直地对着正前方,轻声细语地说:“你家这个灾可是你自己造的,盖屋时没选好石料啊!” 他本来蹲在地上,听了这话就站起身来,从手中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递了过去。瞎子没有接,只是稍微歪了下头,有些警…
要害关系
最近,老乔很上火,后备干部的推荐工作马上就截止了,自己却始终没有进入局长的视线中。急得老乔心神不宁,坐立不安,茶不思饭不想,嘴角起了一溜疱。 妻子支招说:“你得主动出击,这回毛遂自荐试试吧。”老乔想想也是,就一边哧溜着嘴,一边坐在电脑前起草…
传奇
传奇小小说二题
蓝线女 “开县的举子云阳的盐,江州的妹儿双线线。” 江州的妹子,据说很与众不同。川滇黔陕的有钱人家,都以娶江州妹儿为乐。 蓝线女是江州妹儿,活得清苦。她家在铁峰山,海拔一千四百多米,别说田,找个平地建房都难。所以,这里的房,全是吊脚楼,沿坡…
传家宝
赵狗子生下便不停啼哭,没哭完一夜,他爸爸就下了黄泉。老母一把屎一把尿将赵狗子拉扯成人,孤儿寡母寸步难行,母亲的眼睛整天在泪水里泡着,日子一长,瞎了。 赵狗子家的茅草房四周是茂密的树林,树林里有好多干树枝,他常常背一些干柴到镇上去卖。 开始,…
墨魁
平舒城自古翰墨飘香,丹青流彩。别说文人雅士,就连杀猪的屠户都能提笔写一手好字,拿针的绣娘也能画活了蝶鸟虫鱼,足见此地艺术渊源深厚久远。 牛二洪是县衙皂隶,读过私塾,见赵知县素日喜欢写字,遂也生出临帖的念头。这日牛二洪提了一坛大城烧酒、几斤卤…
隐秘
刺杀
“这个铁杆汉奸,不除他我心不宁!”陈卯大声咆哮起来,“方允和这只狗,帮助日本人干了多少坏事,必须早除!” 日本小鬼子来到明月镇,烧杀劫掠,无恶不作。明月镇游击队虽然不能和他们正面决战,但一味袭扰也搞得小鬼子六神无主。自从方允和投靠了小鬼子,…
谷黄季节
立秋过后,稻田里的谷子黄得快,层层叠叠的,像铺了一地太阳光,又像铺了一地的黄绸缎。在山腰上缠绕着,在平地上舒展着,在村庄的周围逗留着,眨眼又铺在了房舍旁边,把一村人的笑脸都染成了一片金黄。 风一吹,谷粒和谷粒之间,谷穗与谷穗之间,相互碰撞摩…
名篇·特别关注
做敏感的人
生活中的我是敏感的,常常因为别人的一个眼神就会引起我下意识的反思。其实这不太好,它让我考虑得太多了。 如果遇到一些突发事件,特别是引人围观、议论纷纷、热闹非凡的事,我内心的触动会更大,很多事甚至不希望它发生。可是生活是个大舞台,喜剧或者悲剧…
镜子
教授应邀到一所大学讲学,不料,他的车被拦在了学校的南门外,原因是无法出示通行手续。拦他的是一名保安,个头儿很高,五官也黑,站在门外像座铁塔。 教授还是有涵养的,赔着笑脸说:“对不起,下次再来讲学一定提前办好通行证。” 保安只是淡淡地扫视教授…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